本文由FashionTrip原创出品

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

何炅又双叒叕哭了。

在《神往的日子》新季开播首期,理性而厚意的他,刚听到黄雅莉准备要唱《蝴蝶泉边》,就连声说道:“听不了她唱这首歌。”

当久别的歌声从头萦绕在耳边时,他更是止不住地一再抹眼泪。

有些人无法了解,为什么在场的其他人都没哭,偏偏是何炅哭得那么悲伤。

究竟连跟黄雅莉并肩斗争过的周笔畅、叶一茜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你一个旁观者却矫情得哭些什么呢?!

可不明白的人又怎样知道何炅痛哭的原因呢?

黄雅莉参与“超级女声”那一年,才16岁,年岁最小,却对音乐充满了无限的热心。

可是,那个张狂的夏天往后,她没有像李宇春那样大红大紫、长盛不衰;也没有像张靓颖那样大放异彩、走向国际;更不像叶一茜那样相夫教子、囿于厨房与爱。

她只留下了一首妇孺皆知的《蝴蝶泉边》,就在新人辈出的娱乐圈,变成了被忘记的小通明。

为了做出更好的音乐作品,她只身远赴台湾,发行了几张制造精巧的专辑,却由于生意公司缺少包装和宣扬,她一贯没有展示才调的舞台。

何炅至今还记得,每次黄雅莉上《快乐大本营》,都怯生生地问能不能在节目歌唱,哪怕几句都好,可他也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看着这个喜爱歌唱的女孩子落寞的目光。

所以,当他总算能给时机让黄雅莉仔仔细细地唱首歌时,心里是五味杂陈的,他听得懂她歌声里,寻求愿望的执着和顽强。

而最戳人的小细节是,唱完歌的黄雅莉忍住没哭,但与何炅独处时,却卸下了全部的防范和假装,抱着他像个孩子一般哭了出来——

长大之后,才益发觉得人生的路途难走。但走运的是,总有一个人懂得你全部的冤枉和不容易,能够让你毫无顾忌地卸下铠甲,猖狂地痛哭一场。

前些日子,王源在某综艺上唱了一首歌《国际上没有真实的感同身受》,唱到高潮部分,他忽然操控不住地在舞台上失声痛哭起来。

承受采访时他才说出原因,歌里的每个字,唱的都是他的心声,好像历来没有人真实了解过他的喜怒哀乐。

在群众眼里,他年少成名,被无数人崇拜,出现在镜头面前永远是光鲜亮丽的,致使让人发生一种他不该该有烦恼的幻觉。

是啊,才十八岁,他就具有了他人或许斗争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,还有什么不满足不幸福的呢?

但作为看客,咱们不是他,无法分辩他的笑脸是不是一种假装。

就像台下的观众看到他是光芒四射的,但他看到为他喝彩拍手的人,其实是一片乌黑。

咱们总以为王源活得洒脱快乐,但从头到尾,唯一他才知道,一眼望去的尽是漆黑。

辛夷坞曾经在《山月不知心底事》中写道:

国际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。你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撕得血淋淋的,肠子都被铰断了。其实他人一丁点都领会不到,他人看你表情恐惧,怜惜一瞬间,接着该舒畅还得舒畅,该快乐还得快乐,由于你是你,我是我,他是他。咱们的心,咱们的肉长在自己身上,悲欢离合,尝的滋味只需自己知道。

这世上,真的没有感同身受吗?或许是吧。

也正由于如此,咱们才会觉得,在芸芸众生之中,能遇到一两个无须言语,就知道你在想什么的人,是多么宝贵的工作。

人生可贵是至交,或许咱们要花一辈子的时刻,才有幸遇到那个懂你苦累和冤枉的人。

他们或许是像何炅这样亦师亦友的长辈,又或者是爱人、挚友。

在真人秀《小姐姐的花店》中,小S和宋佳准备开花店,一贯大刀阔斧的她从未显露一点点脆弱,但宋佳的一句话却击退了她全部的防地。

本来,总是以笑脸盈人的小S,也有不自傲的一面。她习气把能说会道当成维护自己,粉饰自己窝囊的兵器。她是咱们的开心果,却忘记了要取悦自己。

所以,当宋佳言必有中地对她说“我觉得你一点都不爱你自己”时,小S总算溃不成兵,不管形象地大哭起来:总算有人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的不胜。

有时候,最懂你的那个人,不一定陪你走过风雨,或许便是一次促膝长谈,就看穿了你不与人说的故事。

闻名的教育家于右任先生,在无法留下遗言的弥留之际,对着围在病榻前的人,先伸出一个手指头,再伸出三个,不管是谁,就连最接近的家人也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。

只需多年的好朋友柳亚子,想到他住了半辈子的老宅,言道:“三间老屋一古槐,落落天地大布衣。”于老先生才得以安眠。

鲁迅说,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可世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人,只需你一个目光,一个动作,就知道你想表达的意思。

伯牙鼓琴,子期知音。为什么千百年来,咱们反反复复讴歌着高山流水的友情,不便是由于遇到魂灵符合的人太难了吗?

生而为人,咱们赤条条地来到这个国际上,跌跌撞撞地四处闯练,会受阻,会受伤,会走弯路。

龙应台在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写道:“咱们都是自己国际的孤单王者,有些工作只能自己一个人去面临,有些路只能自己一个人去走,有些关口只能自己一个人去闯。

是的,日子很困难,却会由于遇到那个懂你的人而变得温情。

他们或许是知道你全部小习气的至亲,或许是与你相濡以沫的爱人,或许是同你并肩作战的至交,乃至是和你素昧平生的陌路人。

在这个悲欢不相通的国际,你要信任:

总有那么一个人,会了解你的全部不容易,而疼爱到落泪;

总有那么一个人,会让你毫无防范地卸下带刺的铠甲,倾吐冤枉和愁闷;

总有那么一个人,不管你变成什么容貌,都以诚心待你……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