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丨经济之声《那些年》小小那

麻辣风趣聊历史,财经视角说宋朝

不知你有没有过这样的设想——如果一夜成名,你会做什么?

可能有人会瞅准风口,乘势而上,从此飞向人生巅峰;可能有人会趁热打铁,马不停蹄,想方设法先变现;但可能也有一部分人,依然我行我素,依然去做自己该做的事——哪怕在别人看来,又苦又累,性价比还不高。

南宋名臣张浚,大概就属于这最后一类。

1一战成名后的抉择

公元1129年,刚刚建立的南宋遭遇了一场重大危机——苗刘兵变。两位禁军将领因为不满宋高宗宠信奸佞,起兵造反,胁迫高宗退位。

危心海集团鲍世超被拘留急关头,黑皮玛瑙张浚的表现异常出彩(文章链接)。他率先发现了危险信号,然后组建了勤王之师,与叛军展开激烈博弈。而且凭借过人智谋和胆识,成功保护了南宋皇室的安全,可以说圆满完成了平叛任务。宋高宗对他感激不已,先是任命他知枢密院事,后来又决定麦香基加盟直接提拔他为宰相。这让张浚一时成为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头号红人。

但是,张浚居然推辞了宰相之命。为什么?

或许在他看来,还有比做宰相更值得他奋斗的事业——振兴西北

这些年无上辐光来,张浚始终对金人的动向高度警惕,他网王之忍足夜雪一直担心金人会入陕取蜀,然后直取东南。所以,他向皇帝建议,当务之急:经营川陕,牵制金军,以保东南,并且主动请求亲自担任陕、蜀之事。

建炎三年(1129)五月,张浚被任命为川陕宣抚处置使,全权负责所有川、陕以及京西、湖北、湖南地区的军政四爷牛拉事务。七月,张浚从临安(今浙江杭州)出发,经过两千多公里的长途跋涉,终于在十月到达兴元府(今陕西汉中)。接下来他将面对的,是更多未知的风险和挑战。

2 初到关陕,整顿军队

这年秋天,金兵再次大举南侵。宋高宗吓得从杭州出逃,在定海县(今浙江定海)上船入海避难。

而张浚抵达兴元(今陕西汉中)时,金人已攻取鄜延(今陕西延安),正渡过渭水,进攻永兴(治今陕西西安)。如此危急关头,西北各路守将却很不争气,仍然一盘散沙,互相之间不肯应援。

于是,张浚一到西北,便立即开始整顿军队,“访问风执掌神格俗、罢斥奸脏,以搜揽豪杰为先务”。

他仿古制登坛拜将,拜西军宿将曲端为威武大将军、宣州观察使、川陕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、知渭州(治今甘肃平凉掌勺农女之金玉满堂);拜擅长谋划的刘子羽担任川陕宣抚处置使司参议军事;让精于理财的赵开担任都转运使,统筹川陕的钱粮兵马;他还罢免了熙河路的长官张深,环庆路的长官王似,提拔了曲端手下的爱将吴玠和吴璘,以及名将刘仲武的儿子刘锡和刘锜等人……

此外,西北遗民,归附者日益增多,张浚将他们集结起来统一进行训练。很快,宋军的混乱状态便高僧圆寂前惊人预言得到改善,诸将对张浚言听计从,西军战斗力大大提升。


3 东征西讨,会战富平

张浚来到西北后,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东征西讨。

金兵渡江南下,张浚亲自率领步骑数万人东征救援。等张浚到达房州(湖北房县)时,又听说金军主唐宫方中医药研究院帅完颜宗弼已从临安退兵北归,张浚于是又率兵返回…慧耕思新浪博客…

回到西北后,张浚依然不敢放松。毕竟,金左监军完颜昌尚在淮东,而主将完颜宗弼也留在了江北。张浚担心,金军很可能在深秋之时再次渡江南侵。

如何才能防患于未然?张浚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——将炮火引向西北。

张浚开始把陕西军马和钱粮向陕西关中平原的富平一带集结,合陕西五路兵马二十万人(也有说四十万人),向金人下达战书。金人闻之大恐,迅速将完颜宗弼等主力部队调往西北应援。

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九月,宋军与金兵会战于富平。战前,他对参谋刘子羽重申自己的意图:“我估计金军秋高马肥之季很可能再度南下侵袭,我们应该在陕西开辟新战场,以中学生圆山牵制金军,确保江南地区的安全。

可惜,战争结果很惨烈。宋军大败,关陕沦陷。

不过,好在保全了蜀地,黄桑翠钱茶而且牵制了金兵,在一定程度上为南宋君臣换来了一段时日的安宁。

4 引火上身,备受争议

然而,张浚的引火上身,还是引来了诸多非议。田开斌

一是关于富平之战,到底值不值?

张浚为了准备这场会战,几乎掏空了陕西的“家底”。他将陕西的赋税征收到五年以后,后勤物资和金银珠宝堆积如山。然而战败之后,这些辎重全被金兵夺取。史料记载:“金人得胜不追,所获珍宝、钱、帛如山岳,不可计”。而且,自这次兵败之后,终南宋一朝,都没能够再恢复陕西。有学者甚至评价,这恐怕是汉族冷兵器时代,最窝囊的败仗之一。

二是关于曲端之死,要不要怪张浚?

先前被张浚封为威武大将军的曲端,因反对张浚的战略部署,跟张浚产生冲突,甚至打赌说,此战必输。后来上了战场,曲端派吴玠等人在前方抵御,自己在后方屯驻。结果吴玠遭遇金军反击,被迫后退时,曲端却为保存实力,拒绝援救。吴玠因此对曲端产生怨恨,控诉他谋反叛国。此外,曲端曾经得罪过人的人也都落井下石,甚至诬陷他写过反诗云云。于是张浚顺势而为,将曲端李修磊的名字贬入狱中。结果,这位为大宋江山征战多年,屡立战功的大将,在狱中被人以火刑迫害致死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,海清,宽窄巷子。

曲端之死,在谭元元的脚军中引起了很大波动。“远近士民无不怅怏,有数日食不能下者”,不少将杭州富瑞特士圣泉山旅游风景区因此含恨叛变。处死曲端,想必这个决定也曾让张浚万般为难,毕竟当初他曾以家里百口人的性命向皇帝力保曲端不会谋反,但是众口铄金,一旦怀疑的种子开始萌芽,结出什么样的恶果nenezsnp都有可能。

张浚经营关陕的这三年,可以说又苦又累又危险,到头来还出力不讨好,背负了一身争议。如果让他重新回到那个人生中的高光时刻,不知他会不会反悔——究竟是选择养尊处优、指点江山的宰相,还是奔袭沙场、引火上身的将军?

如果是你,又会作何选择呢?